荒诞派在西方现代主义文学中的美学意义

摘 要:荒诞派作为西方现代主义文学派别,在美学史上成为了一种新的审美形态。荒诞是一种全新的审美范畴,而文学艺术对现实生活中的荒诞现象和人的荒诞感的表现、批判、否定和深刻反思形成了荒诞的审美价值与意义。

关键词:审美形态;审美范畴;审美价值与意义
一、荒诞派的产生
存在主义哲学家认为,世界是荒诞的,人类在科学技术获得了长足飞跃、物质生活得到极大丰富的同时,却面临更大的危机。金钱与名利充斥着整个社会,人为金钱与名利所奴役,世界变得荒诞不经,人们缺少了理性而成了孤独的流浪者。另一方面,随着理性与科学的发展,宗教的领地也愈渐缩小最后导致上帝死亡、信仰瓦解,传统价值观不复存在,于是荒诞堂而皇之地走来。对世界和个体自身的普遍而深刻的忧虑,促使了西方现代艺术流派转向表现冲突、否定和非理性,荒诞成为一种西方现代艺术思潮,一种继喜剧、悲剧、优美、崇高、丑之后的新的审美形态。[1]
二、荒诞派的审美范畴
悲剧、喜剧、丑与荒诞等审美范畴都与人的理性和非理性有关,所以它们之间是有一定的联系的,但荒诞是一个全新的审美范畴。[2]要对荒诞的美学价值进行判断,首先要弄清楚“荒诞”是如何成为审美范畴的。事实上,现实生活中的荒诞现象是荒诞现实意义上的审美范畴的社会历史根源,只有当荒诞现象成为被解析、批判、反思和描述的对象时,即人们把新的价值取向赋予荒诞时,荒诞才有可能成为审美范畴。
荒诞作为一种人生的感受自古就有,这种对现实生活异常、反常现象的体验与感受在希腊时期以致到19世纪初的大量文本中都有所表现,但这只是保留在人们的思想中,并未给其定义为“荒诞”,文本中借用人们的这种不可思议的感受来对黑暗社会进行猛烈抨击以及表达人们对理性社会的渴望。荒诞在此时期只作为一种手段。[3]
而到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人与自我的关[WWw.niubB.NET]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理性世界崩塌,人们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与无助,不但以往用来观察和研究世界的方法与理论靠不住了,而且也找不到新的观察和研究世界的理论与方法,这种巨大的变化,使处于现代社会中的人们真正普遍感受到“荒诞”的存在,人类从研究客观世界到反观人类自身,开始自觉地考查和研究人的这种荒诞感。[4]存在主义认为世界本是荒诞的,人的本质是痛苦,存在先于本质,于是把荒诞提到了本体论的高度,西方现实生活中的荒诞现象和人们对这种现象的感受已成为哲学家和艺术家们剖析、反思的对象,并且赋予荒诞新的价值与意义,从而荒诞就不仅仅只是一种人生的异化现象,而且也是一种具有哲学和审美意味的研究
范畴。[5]
三、荒诞派审美价值的体现
因此可以说,文学艺术对现实生活中的荒诞现象和人的荒诞感的批判、否定和哲学反思直接建构起荒诞的审美价值与意义。那么,荒诞的审美价值与意义是如何体现的呢?
首先,现代主义文学作品对荒诞的表现和再创造是一种审美实践。传统的审美范畴在审美实践中都有一个终极关怀的统一性基础,比如说悲剧和喜剧中都包含着统一的人的存在价值与意义的导向问题。而到了现代西方,人的存在被认为是荒诞的、无序的、无意义的,这与人对理性的本能追求是相悖的。
再者,荒诞之所以成为一种与传统审美范畴有别的审美范畴,也来自于荒诞的表现和再创造。从表面上荒诞是非理性的,但实质上,荒诞之所以能够成为荒诞,不仅仅在于现实中荒诞现象和人的荒诞感的存在,还在于人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了荒诞的本质,而这种认识正是一种理性的认知。只有立足于这种理性的认知,对荒诞的批判和反思才成为可能,进而荒诞成为审美范畴才成为可能。
因此,从这两个方面可知,荒诞作为一种审美实践,是在否定中建构起它的审美价值与意义的。也正是通过否定,荒诞才能成为审美范畴。如《等待戈多》中的两位主人公,在无聊,迷惘,焦虑的精神状态之中,无望地等待戈多,可是戈多是谁?戈多什么时候来?为什么要等待戈多?这些问题没有答案。然而,文学家在作品中把荒诞表现了出来,并以否定的态度反抗这种破坏了逻辑性与必然性的反理性的荒诞景象,这些作品以理性为出发点,为衡量尺度而把荒诞描绘出来的,正是以对逻辑性与必然性的渴望为前提条件的。[6]
存在主义文学,荒诞派戏剧和黑色幽默小说对荒诞的表达正是如此。它们虽然是以非理性的形式进行的,表现的内容也是非理性的,但正是对理性的痛定思痛,对理性的反省,才促使作家们不遗余力地揭露荒诞,描写荒诞、嘲笑荒诞,勇敢地面对荒诞,荒诞给了人一种敢于直视错误的勇气,也许荒诞的美学价值正在于此。
参考文献 :
[1]伍蠡甫.西方文论选(下册)[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79:358.
[2]袁可嘉.外国现代文学作品选[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83:183.
[3]朱立元.现代主义文学研究[M].山西教育出版社,2006:57.
[4]朱光潜.文艺心理学[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5:87.
[5]徐崇温,刘放桐,王克千.萨特及其存在主义[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328.
[6]柳鸣九.二十世纪文学中的荒诞[M].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1993:336-337.
作者简介:沈婉婉(1991?C),汉,安徽歙县人,安徽大学文学院在读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文艺美学。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