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雪案揭密新中国第一美女杀人犯的不归路

19岁的河南新乡女孩任雪因杀人被处死,时间是1993年,那时没有互联网。新乡矿山里的矿花,美丽是她噩运的原因,矿长欺负了她,她和女伴曹琳琳把矿长的女儿杀了,于是国家把她和曹琳琳杀了。具体故事复杂得多,现实永远比小说丰富。

  任雪案揭密新中国第一美女杀人犯的不归路

  任雪服刑

任雪案揭密新中国第一美女杀人犯的不归路

  然而,上述说法没有一个得到证实。真相总有大白的一天。

  最近,在一位热心网友的帮助下,我们弄清了任雪一案的真相:任雪,河南新安县人,70年代出生。技校毕业后在当地一家铝矿工作。

   任雪案揭密新中国第一美女杀人犯的不归路

  曹琳琳被服刑

  1992年,任雪与另一同案犯曹琳琳将该矿矿长之女丁某某杀死,并用汽油焚尸灭迹.案件很快被侦破,任雪与曹琳琳被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这是那位热心网友在经过实地调查后得出的大致情况。同时,这位网友配发了大量照片予以佐证,并提供了当地人对他讲述的关于任雪的一些情况。

  如任雪在技校读书时曾被人侮辱,当地矿长看中了任雪等(具体情况见任雪吧)。

  在看完全部介绍后,我给那位网友写下了下面这段话:真的,我很感谢您。我曾经以为,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任雪的故事。因为在我们这块土地上,有太多历史的本来面目无人知晓,有太多的事情真相被人掩盖。

  我一直很想知道,任雪为什么会成为死刑犯?当年是谁拍摄了这些照片,又是谁第一个把它发到网上,照片的作者又想告诉我们些什么?

  任雪的故事一度令我寝食难安。我不明白,为什么在那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会发生这悲惨的一幕。

  我更想知道,在看守所里,她如何度过人生中最后一个晚上。

  照片中,她的从容和平静如同那神秘的蒙娜丽莎微笑一样,令人费解,耐人寻味。

  今天,当我们回忆和记录那个年代的情景时,我们会感叹生命的脆弱与世事的无常,也会惊讶于历史的荒诞与黑色幽默。

  有朋友告诉我,时间会让人忘记一切的,是的,会这样。但我想,我们总该记住些什么吧。 再次感谢您。愿任雪姑娘安息。

任雪案揭密新中国第一美女杀人犯的不归路

  【相关阅读】最美的女杀人犯任雪

  任雪,1974年出生,河南新安人.1993年,任雪伙同同伙曹琳琳杀害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好伙伴,也很漂亮的一个女孩。

  网上对任雪的评论,不少人抱有同情心。也有人讲任雪是长的漂亮,心比蛇蝎还要狠毒,最毒不过妇人心等等。不过原因几乎众口一词,是为了分配工作之事心生嫉妒起了杀人之念。事实果真如此吗?这个理由究竟是真实,还是谎言呢?!

  任雪杀害的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好伙伴也很漂亮的一个女孩。事先伙同同伙曹琳琳经过了周密的策划,采取了十分疯狂残忍毒辣的手段。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在当地几乎所有人都一边倒的同情任雪。真正的原因单单是因为她的漂亮吗?

  提起新安县很多人都会想起杜甫著名的《新安吏》:客行新安道,喧呼闻点兵。借问新安吏:“县小更无丁?”

  然而,就在杜甫时代几百年后,这里又发生了一幕幕人间惨剧。

  新安县位于洛阳以西几十公里,因为城市建在丘陵沟壑之间,街道高低错落,很有些重庆的味道,很有特色。可一到那儿,我就傻眼了,这人生地不熟的。都十几年前的事情了,我该上那里打听呢。而且又是枪毙人的事儿,面对陌生人又怎么能张的开口问呢?!网上隐约记得好像说任雪和新安一高有关(其实是无关的),于是我打了个摩的去一高,没想到我和摩的司机交上了朋友,这摩托车司机虽然人很热情但生的相貌丑陋。他告诉了我一些当年的情况,并同意带我去郊外殡仪馆附近的刑场。摩托车飞驰着向乱岗丛生的郊外冲去,心中渐渐有些怕怕。摩的老兄不会打劫我吧。车停下时才发现老兄原来是个跛脚者,他把车扎下,一瘸一拐的领我到一处荒坡。指着下面的被垃圾和黄土填埋的一片:“下面的大坑是以前的法场,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填埋成这样子了。”是啊,十好几年光景了,应该好多事情都是物是人非了。只好在旁找了处和网上流传照片的背景几乎一模一样的荒坡。摆下我事先买好的花束,心中默默祈祷,愿姑娘来生幸福。

  我们继续向另一个方向骑行,一路上尘土飞扬。目的是要找到当年的看守所。经过一番波折,还真给找到了。摩的老板帮了大忙,因为那老招牌被挡在一新盖的楼后面,很难被看到,当新楼装修完毕后,估计不久这个招牌便永远不会再被看到了。15年了,和网上照片相比,一切都全变样了,惟独那被遮挡的看守所的招牌依旧没变,同原来一模一样。再为任雪祈祷,想我站立摄影处,正是当年那天,从容赴死的任雪照相的站立处。遥想当年照片上的任雪,抚今忆昔,不禁唏嘘慨叹。今天在家里写到这儿的时候,我的眼里亦禁不住含满了泪水。至此也证明任雪一事与网上流传的石家庄事件无关。

  很感谢摩托车老兄。付了车钱,把花束送给了老兄。车老板很高兴。愿天下好人平安吧!

  次日一早我去了当年开公审大会的地方,新安老城的广场。县政府正在准备举行大型活动,大队人马陆续准备进场好不热闹。我注意到广场角落的一座破文庙,据旁边的一位老者讲,前些年曾经有人决定拆除这老庙好开发房地产,立刻遭到很多老人的坚决反对,就在争执期间,一日里县城里突然接连暴毙三人,此后,再无人提拆庙之事。而在我看来,老文庙它自己是不希望被人拆掉的,它是个忘年的见证者,默默在那里向人们讲述着15年前的那喧嚣而凄惨的一幕幕。

  下面综合多人对我的讲述,给大家复述下任雪被公审当时的情景:广场的正前方以前是个老式的主席台,主席台两侧比广场地面高出有七、八米上面也挤满了人。天气很热广场里仍然是人群挤的水泄不通。广场周围矮墙屋顶上也是站的净人。那时候县城顺着街道一旁的电线杆子上都安着大号的广播喇叭(文革时期及以后的一段时期的宣传工具),挤不进去的人只好待在街边电线杆子下听宣判会的广播,有些人甚至早早就跑到郊外的法场等着。当天宣判的死刑犯共六人,包括任雪和曹琳林。天气炎热,武警也是破天荒允许铝矿来的人上台来给任雪擦汗。那天是端午节很多人给任雪送来了煮鸡蛋和粽子,还有人给任雪买了水果喂她吃,可她那里还能吃的下去呢。铝矿来了很多人、任雪的老家也来了很多人。那边台上法官正在念宣判书,这边相台下远处一市民突发感慨,说到:人长的是漂亮,可就是心太黑了。虽有点买弄的意味,但也本是无意的感叹,不想旁边正好站着些铝矿过来的人,一科长也是一时脾性难耐,上去就是两个耳光。这市民也有熟人在场,于是双方发生肢体冲突。从主席台望去,广场远处人群一阵骚动,宣判被迫暂时终止。任雪也抬眼疑惑的远望过去,可很快她就将永远离去,至死也不知道那阵骚乱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