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鹰:我用博客实名发言

{博主名片}

清华大学美学教授、文化评论者。著有《中西艺术导论》、《美学与艺术欣赏》等,评论作品《我为什么否定网络文学》《春晚导演莫学“苏紫紫”》

今年春节之后,肖鹰和姓马的死磕上了。先是和央视导演马东进行了激烈的辩论,然后又和收藏家马未都在博客上针对“希腊男性雕像睾丸左低右高说”展开了艺术探讨。肖鹰无奈地笑笑:这都是巧合、巧合而已。
坐在我面前的这个以批评犀利、下手狠、不留情面闻名的文化评论者,完全没有他文字中那种盛气凌人的气势,他谦逊、爱笑也爱开玩笑,但是举手投足间,时不时散发着那种与生俱来的骄傲。我问他天天这么批评别人、树敌这么多,难道没有压力吗?他反问我:“为什么要有压力?如果要顶着压力,就坚决不做文化批评了。”
肖鹰曾经也是一个书斋学者,潜心研究着他钟爱的美学30多年。2003年,他因为发现年轻同行的一部专著存在不少问题,不期被杂志邀请撰文批评,坚辞不下,从此破了“只做学问、不做批评”的“戒”。“这是我第一次批评别人,但真正的文化批评就是从2009年《中国青年报》就小沈阳事件采访我之后。这种不留情面、下手狠的批评者形象从那时候开始的。”此后,他批评网络文学,说那根本不算文学,顶多是网络写作;他把阿来、贾平凹、王安忆等人的作品批得体无完肤后,提出了茅盾文学奖应该停办十年;他还批评小沈阳低俗;他炮轰赵本山“以愚昧作幽默、以低俗做娱乐”;他批评春晚导演……他生猛的言论一次次的掀起舆论风暴。
对此,有人质疑他炒作,想出名,肖鹰听到这,慢慢地呷了口咖啡,笑了笑,给我讲起了明代哲学家王阳明的故事―王阳明在年轻的时候注重别人的看法,但到了成熟的时候明白了先贤的人生哲理后,开始放开,不管世人眼光,完全按自己的真心去行事……他死的时候,他的学生问他有什么遗言,他说:“此心光明,亦复何言。”“这种境界也是我追求的。虽然我做的事情做得不一定是正确的,但是我是本着自己的真心去做,别人说我炒作什么的,我很坦然,不需要申辩。”肖鹰说,尽管不介意外界对自己的质疑,但是他很清楚声望对于一个学者的意义。“声望是一个学者的立身之本,如果一个学者不爱惜自己的名声,不积极建设自己的名声、影响,那根本不是一个学者正常的态度。”

博客天下:最近,你和马未都针对“睾丸”辩论上了,你一个专业的对一个业余的,这不是太较真了吗?
肖鹰:马未都那篇关于希腊艺术的博文推到门户首页,看了标题,我想看看一个收藏家是如何谈希腊艺术细节的,本心是取经学习。但看完文章后,我认为,作为一个收藏家,他注重细节,很敏感,值得学习;但他的文章在概括表达对古希腊艺术的理解时,有明显错误,原因是他对古希腊艺术史及其文化精神不了解。
马未都的博客是“名博”,影响广大,因此,我认为有必要在艺术史专业问题上向普通读者作点澄清。如果马未都没有“著名收藏家”的头衔,他的博客没有广大影响,我也许不会就其文中错误撰文驳难。也可以说,我文章的主旨不在于辩驳马未都原文的是非,只是借题发挥,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谈我对古希腊艺术的认知。
博客天下:后来为什么没有辩论下去?
肖鹰:这牵扯到隔行如隔山了,他原文和回应文都在争辩“睾丸的左低右高”。我跟他谈艺术,他跟我谈睾丸,还谈什么呢?
博客天下:只是在学术上比较较真吗?
肖鹰:学术是天下的公器,不允许每个人随心所欲。如果我信口开河说些不负责任的话,更多的人会来骂我,你这个美学教授是个骗子。在生活中,我不这样。我是朋友们的开心果,也许你想不到,玩起来,我从来都比我的学生更会“闹”。属于不可救药的“老夫少年狂”。
博客天下:这么喜欢热闹,你应该是个很感性的人。
肖鹰:生活中我非常感性,甚至有点贾宝玉“无故寻愁觅恨”的性情,不然我也不会研究美学。但是我在公众面前的表现从来不感性,因为,我是一个学者,不管我本性如何,面对公众,我必须理性表达,我无法卸掉一个学者应承担的社会责任。
博客天下:这导致了你的批评一直很生猛,毫不留情?批评能解决问题吗?
肖鹰:批评是一个长远的文化影响。通过多层次多渠道来辐射的文化影响,会引起更多的人来关注这个问题。作为学者,不能期望我们的话能立竿见影,希望我们的一些话影响一些层面,产生一些积极的作用。
博客天下:有人说,肖鹰喜欢炒作,哪热往哪扑。你做文化评论有没有坚持的原则和底线?
肖鹰:其实不是,我还是有自己坚持的原则。现在热点太多了,我觉得一个清醒的学者,应该排斥热点,这样才能找到他真正适合发言的话题。我认为有价值的、应该发言的;我有能力去说清楚的;有兴趣的,能激发我创作欲望的,满足这三点的我就会发言。没有原则,见热点就扑上去,我真没有这样的“献身精神”。我的批评不留情面,但我只作为一个有限制的文化批评学者发言。
博客天下:有意思的是, 一个文化评论者的博客的评论却是关闭的状态,你也怕别人拍砖吗?
肖鹰:我要怕拍砖,写文章就不这么写了。因为我很多文章都是要被拍砖,甚至我的朋友警告我要小心小命,我不怕。
我不开评论很简单,这牵扯到我对博客评论的看法。一是评论的话都不太负责,不管表扬你还是批评你,这与我认真写博文的态度是不对等的。二是匿名评论中有很多恶语相向,很少有理性的表达,这是博客界不文明的现象。我不开评论,还有一个我的个人性情原因,我生性特别好奇“恶”的认知,如果我开评论,我不太会关注称赞我的言论,却特别有兴趣欣赏、品评别人如何谩骂,我看见一个谩骂,欣赏之余,就会期待欣赏下一个谩骂,然后是再下一个,无谓的牺牲我的时间了!
坦率说,我是赞成网络匿名表达和批评的,因为这是网络保护不愿承担公开言论的压力和可能伤害的弱势网友的应有之义。但是,很可惜,现在许多网友将匿名表达变成了无底线和不负责任的“强势”,这不仅伤害网络文明,也伤害了合理使用匿名表达、作负责任批评的匿名网友的合法权益。
博客天下:据说有人专门写评论提醒你“文艺批评除了大声说还要好好说”。
肖鹰:批评是投身地狱的事业。我是这样认识批评的。如果你只想做个好人,就不要打算进地狱。我选择的对象往往都是那些值得严厉批评,所以我批下去就毫不留情。批评在一些特殊对象上,必须要毫不留情。比如春晚导演,比如赵本山他们这些人,多年以来,各界人士奉献给他们的善言好语还少吗?他们不仅早已听不进批评建议了,在春晚舞台上,我行我素,而且还仗势欺人,强奸民意,如何对他们“好好说”?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