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庆亮:2012年更多人是在期待

xiaoma5年前黑色幽默106

自2007年开始,面向全国的都市新闻类周刊《南都周刊》,开始连续三年以“一种解构的方式、反向的方式,对三年来每年中国、世界发生的重大新闻事件、民众关心的网络事件进行解读”。《南都周刊》的执行主编许庆亮解释说:“发生在中国的新闻事件,很多具备黑色幽默、离奇、荒诞、搞笑的风格,反向的角度是可以把离奇的新闻变成正常的新闻事件,让它看起来更像真实的新闻。”而从2010年起,《南都周刊》没有再 选择这样的模式盘点,“最主要一个原因是反向新闻盘点,它最值得称道的地方在于创新和角度,做了三年之后,能想到的操作方式都做得差不多了,再继续做的价值不大。”

2010年,《南都周刊》的年终盘点是《未完待续》《相信未来》,“既正视现实又期待未来”。
2012年,《南都周刊》的专注度偏向了“都市社会和都市人群”“转型期中国城市进程”“关注公民社会建设”上。谈到2012年的改变,许庆亮觉得,2012年真正的改变并不多。
Q =旅伴
A =许庆亮
Q: 今年发生过的新闻事件中,您觉得哪些符合“改变”这个关键词?
A:今年最大的改变是经济放缓,物价飞涨。2012年真正的改变并不多,更多人是在期待,期待新一届的领导人产生,期待他们能带来新的治党治国理念。
Q: 今年《南都周刊》有什么变化?
A:2012年南都周(wWw.niUBB.NET]刊对版块架构做了优化调整, 我们希望把专注度放到都市社会和都市人群上,关注转型期中国城市进程,关注公民社会建设,同时在栏目设置上更注重与新媒体阅读潮流相结合,资讯部分更简洁生动,深度报道更有独特视角,并设置了新知版块,提供更多的新鲜知识。新媒体浪潮中的纸质媒体,不能完全去迎合读者的阅读口味,不能变成新媒体的纸质版,这就要求每一本杂志都要做到足够的稀缺性,在网络上没有可替代的内容,只能在你的平台上才能看到,这是纸质媒体的生存之道。
Q: 之前您在采访中提到,《南都周刊》封面报道和有些栏目所面向的读者群是都市的中产阶级,这几年来,通过您的观察,他们有什么变化?
A:中国的中产阶层是一个才进入培育阶段的阶层,在目前的中国,完全缺乏这一类的数据调研,中国做媒体,特别是要相对精准定位的杂志,基本上是靠直觉和自我摸索,这几年有些咨询公司在做这类的调查,但出来的数据不足以支撑做媒体决策。我觉得这几年读者在阅读需求上有以下的变化:更关注食品安全、公共安全,关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关注环境,关注个人健康。同时对公共事件的关注也远远超出十年前。由于获取信息的渠道拓宽,现在的读者不满足于信息的简单获取,而是经过独到角度编辑的深度信息,有新鲜涵义和观点的知识。独家报道在信息发达的时代是可遇不可求,但独特的角度和切入方式,依然可以保证一个媒体保有其独特的风格和精神气质。
Q: 作为一名资深的中国传媒人士,您认为传媒人的价值在于哪些地方?
A:我初入这个行业时,媒体业还属于一个薪酬较高、充满理想主义、让人憧憬的职业,十几年前一个勤奋的记者编辑收入可以过万,属于高薪;十几年后,一个资深的记者编辑还是这么多收入;可以说,这十年来,媒体人士的收入停滞了,但同时物价房价飞涨。这样的现状,导致一流的人才和大学毕业生会选择离开这个行业。当然,这个行业最大的问题在于它面临的环境和国外的媒体完全不同,它有更多的限制,有更多的禁忌,权力和人为的因素往往会影响到一篇报道的正常出版,这是很多有理想情怀的人最终选择放弃这个职业的一个原因。政治家的价值在于要“改造世界”,哲学家的价值是解释世界,媒体人的价值在于发现世界。媒体人的职责是挖掘事实,告知真相,这时代有太多的力量可以遮蔽事实,所以媒体人的良知和道义是从事这行业的一个基本底线,否则难以谈论更多。这个责任感是自我意识的,而不是外在强加的,因为一旦失去了这个底线,坚守真相就是一句空话。
Q: 聊聊你所在的城市。
A:广州是中国最平民化的城市,它是之一,就没有之二。在这里,可以看到亿万富翁和打工仔在一个大排档里一起吃宵夜。广州的美食和服务意识,在全国走在前列,个人的自由度也比较高,广州的包容就如同它的名字。这几年,广州比以前漂亮干净,像小蛮腰这样的可以列进世界经典建筑的地标出现,让生活在广州的人的确有一种自豪感,如果PM2.5能降低,自来水更符合饮用标准些,就更好了。

相关文章

新闻娱乐化的利弊92

新闻娱乐化的利弊,以湖南卫视《晚间新闻》为例分析。积极意义:首先,新闻娱乐化使新闻放下了千篇一律的严肃形态,转而变得轻松活泼,受众更加容易接受,媒体也赢得了更多的经济效益。其次,它通过将新闻的文化...

25部能把人笑尿的那种爆笑恶搞电影

本文话题:超级搞笑的电影,励志故事,黑色幽默 1. 《买凶拍人》讲的是职业杀手遇到金融危机,为了生存和一位落魄的副导演组成杀人拍片的故事,总之是一群贱人组成的电影!没错,我们就是江湖中传闻的神雕狗男...

《姜戈》停映的三种传闻:我们到底害怕什么?

《时间雕塑的纹路》之:《时间的颜色》《姜戈》停映的三种传闻:我们到底害怕什么?文:阿冈我很幸运!前几天,《被解救的姜戈》排定4月11日全国公映的前两天,我和几个写影评的朋友一起参加了这部电影的媒体...

赖声川&丁乃竺:爱的进化论

本文话题:丁乃竺,黑色幽默,婚恋情感,心理学家 采写/张涵予 摄影/李达视频/郑无边 编辑/赵晓梅来源/《心探索》杂志66期【Who is 赖声川】赖声川:1954年生于美国华盛顿,美国加州柏克莱大...

纳瓦·君拉纳拉:让你“Pong”然心动

本文话题:纳瓦君拉纳拉的妻子,黑色幽默,一帆风顺,工作经历 他今年虽然已经34岁了,但外表看上去却有着14岁的腼腆和24岁的阳光。他是泰国电视圈最红的男演员,主演的剧集不仅在本土大受欢迎,在海外更是...

一把手的金口

    自从当上单位的一把手,我轻易不敢讲话了。   上个月我刚搬进办公室,看到保洁李婶拖地,我客气地说:“哎呦您这么大年纪还为我们服务,实在不好意思”。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